登陆   注册   软件下载 | 神龙OA | 企业邮局 | GPS查车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详细信息    >>中美“维稳”内情:胡奥会释放积极合作信号

中美“维稳”内情:胡奥会释放积极合作信号

发布时间:2011年1月24日 信息来源:

政治“维稳”,经济“求衡”,将是中美关系2011年的主调。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美前,中美官方来往频繁,相互摸底,为高访铺路。

  众所周知,中美之间的老问题难以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随之而来的新问题则会更为突出。特别是经济问题,对奥巴马政府来说,将决定他2012年能否连任。

  美国约翰 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教务长、中国项目主任兰普顿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专访时认为,美国对中国表现出的诸多不满情绪,其实是源于对本国经济的不满。经济危机对美国的冲击,使得中国成为美国转嫁政治压力的主要目标。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则指出,在这种经济状态下,美国人的心态也变得极度敏感。他们这时会很容易夸大中国力量,夸大中国的威胁。“美国的这种心态就是一个放大镜,用放大镜去看中国崛起。”金灿荣还指出,一旦中国向产业链的高端晋级,中美两国就很难再维持目前的差异化合作方案。

  实际上,美国的经济问题并非由中国而起,而是自身的经济结构不合理所致。

  兰普顿说,“中美关系在美国经济的全面复苏之前,都将存在问题。”这种紧张只能在美国和全球经济迅速反弹时才有可能消解。

  胡奥会前的摸底

  中方在拟定议题上往往从大处着眼,先有框架,再谈具体内容。美国则不同,单刀直入,不谈框架,就事论事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袁铁成 实习记者 王琰 特约撰稿人 朱晶

  在北京东边一家高档餐馆,库尔特 坎贝尔与三位重量级中方人士共进晚餐。饭毕,坎贝尔一边擦嘴,一边说“真好吃”。

  坎贝尔是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是美国国务院主管对中国外交政策的最高级职业外交官。

  在过去一年里,坎贝尔数次到访中国。2010年4月,坎贝尔曾在香港回答《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有关中美关系的提问;2011年1月,坎贝尔再次访问北京,为胡锦涛主席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做准备。

  高官互访频繁

  有美国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说,坎贝尔向来对日本很友好,但他对中国也很了解。

  《财经国家周刊》独家获悉,除了坎贝尔和盖茨 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 盖茨1月12日在北京参观了中国的战略导弹部队,即俗称的“二炮”。在过去几周里,密集到访中国的美国高级官员还包括: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布雷纳德、国务院副国务卿霍迈茨、美国贸易副代表马兰提斯、商务部副部长桑切斯、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主席特南鲍姆、美国对朝政策特别代表博斯沃思。除了盖茨在中国大范围曝光、博斯沃斯和特南鲍姆小范围曝光外,其余高级官员访华都保持低调,几乎不为媒体所知晓。

  与此同时,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外交部长杨洁篪也都先后出访美国。其中,王岐山的华盛顿之行,为两国一揽子解决经济问题提供了“广泛而成功”的对话平台。据悉,中国商务部与发改委发起的中美经济问题一揽子解决方案也将在胡锦涛访美时深度讨论。

  “胡奥会”缓解压力

  近日,在北京的一个私下场合,美国一位资深人士把《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拉到一个角落问:“请问北京的外交政策还是韬光养晦吗?”

  记者注意到,近来双方舆论时常指责对方的不是。面对如此局势,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将其称为中美关系的“压力测试”。

  问题是,压力测试期过了吗?

  2011年,被认为是中美关系发展中难得的黄金时期。因为,紧接着的2012年,中美两国都将面临国内政治大事:中国将迎来执政党的“十八大”、美国则是总统大选,韩国、日本、朝鲜都会有政治选举或领导人变更,亚太地区的政治环境变数变大。

  也正是基于此,中美元首峰会备受世界关注。就连基辛格、布热津斯基这些最老资格的意见领袖,分别在《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力挺两国发展关系,并为决策者提出一些解决问题的建议。基辛格强调,中美两国要避免新冷战。布热津斯基则建议如何与中国做朋友。

  能否在2011年稳定并发展中美关系似乎已成双方心照不宣的共识。在此背景下,中美元首峰会令人有特别的期待。

  相互摸底

  根据惯例,每逢高级领导人出访或来访,访问前一段时间里,双方人员都会相互来往频繁、相互摸底。

  本刊记者在对中美两国几十位资深人士进行访谈后发现,双方在拟定议题上存在明显的思维方式差异。

  中方在拟定议题上往往从大处着眼,先有框架,再谈具体内容。比如,中方专家和官员多主张,胡锦涛访美是中国最重要的外交活动,双方应该对中美关系进行总结和重新定位,回答中美关系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如敌友、利益攸关方、战略伙伴,等等。美国则不同,单刀直入,不谈框架,就事论事:朝鲜半岛局势、人民币汇率、贸易逆差、知识产权、创新政策、政府采购,等等。

  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1月12日说,美国会谈主要目标有三个:“增加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促进中国经济体制转变,由外销导向转为内需带动;改变中国对人民币汇率的严格管控,并降低资金进出中国的障碍。”当然,中国也有三项目标:放宽高科技管制;便利中国企业赴美投资经营;中国希望取得与其他市场经济体一样的市场待遇。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在受访时指出,这次中美会谈的一个新特点就是,不同于以往美国列出清单,中国选择性地接受。这次双方将处于更加平等的地位,互相提出要求。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傅瑞伟接受采访时认为,美国对中国的诸多“本土政策”深感忧虑。在未来两年里,在政治因素对双边关系影响不大的大背景下,美国政府和国会会更关注美国企业在华利益。

地方分站